因為台北飛航情報區與日本防空識別區重疊,民航局長沈啟上午驚爆,我國民航機飛往中國大陸大連、青島的B591航路,雖在我飛航情報區內,但也在日本防空識別區,日本自民國98年要求我方送飛航計畫書,基於飛航安全,民航局依國際民航組織第二附約與92號文件照辦,但在我民航機飛行到123度到124度空域之間,日本自衛隊軍機使用121.5無線電頻道,要求我機轉向,對我方飛行管制造成非常大危險。

大陸畫設東海防空識別區(ADIZ)引發爭議,立法院外交國防委員會上午邀請國安及交通部首長列席報告,民進黨立委認為我向大陸民航局遞送飛航計畫書,是屈服表現。交通部次長陳純敬表示,民航局經過諮詢,依飛行專業、安全原則處理此事,我國與各國處理方式一樣,美與韓國也送飛航計畫書給大陸民航單位。

沈啟說,在大陸畫設防空識別區的第一時間,各國航空公司都曾向大陸送交飛行計畫,包括發表嚴正聲明的韓國美國民航公司都有送,日本日航與全日空等公司原本也有送交,後來是應日本政府要求取消遞送。

 

民航局長驚爆,雖然台灣都會送交日本飛航計畫書,但日本戰機仍常升高攔截我民航機。
圖/取自日本航空自衛隊網站

她說,韓國航空公司與從台灣出去的5家航空公司,全部都有送飛航計畫給大陸,經民航局透過管道查證,包括大韓航空,通通都有送。

沈啟表示,日本的ADIZ與台北飛航情報區部分重疊,我國民航最西邊的航路並未經日本飛航情報區,有經過的,就是我民航機飛往大陸青島、大連的B591航路,日本也要求我們須遞送飛航計畫給日方,自民國98年就開始送了。這條航路東經123度到124度之間,我國的民航機即使已向日方送交飛航計畫,仍長期被日本自衛隊(戰機)上去攔截,讓民航局非常擔心,這地方的事情非常地危險。

特別的是,沈啟說,11月24日當日下午有十餘架飛機在這個空域1萬8000呎到2萬8000呎高度,民航局必須嚴密監控,全部都不能放,那邊有7條航路不管出去進來,都對我國飛機管制,造成非常大危險,這是我國在123度空域的長久經驗。

沈啟一度口誤誤稱日方在東經125.5度,干擾我們民航機管制。民航局航管組長洪美雲說明,這是指121.5無線電波道上,日方透過無線電廣播,不斷干擾我們民航機管制。

官員說,121.5頻道是國際民航無線電緊急波道,軍機可透過此波道向民航機喊話,我國飛行在東經123到124度航路的民航機,曾遭日軍機透過這個波道喊話,要求我民航機轉向,但因為其他航路也有民航機在飛行,日方此舉造成我國在管制民航機航道上,相當大困擾。

 


 

FAT 飛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